蜗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626禁毒日系列报道之三

发布时间:2020-03-02 10:34:37 阅读: 来源:蜗杆厂家

626禁毒日系列报道之三

他们的重生需要大家拉一把

在阳光就业基地工作的戒毒康复人员。

记者 刘翰 文/摄

生理脱毒容易、心理脱毒难一直是困扰戒毒工作的难题,其原因在于戒毒人员回归社会后无谋生技能,既容易被社会拒绝,又容易自暴自弃,可能会再次选择毒品逃避社会、麻醉人生。

沾染上毒瘾,短暂的痛快之后是长久的痛苦。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吸毒人员想完全回归社会,需要越过的坎还有很多。

一封家书换来了亲人的泪水,却换不来信任

6月26日,在市禁毒办举办的626国际禁毒日系列活动中,8名正在市戒毒康复中心内接受康复治疗的学员们各自朗诵了自己的一封家书,表达了他们对毒品危害的认识,对戒毒康复的渴望,对父母妻儿的愧疚,以及对今后美好生活的向往。听着8名学员饱含深情的忏悔和承诺,台下坐着的家属纷纷流下感动的泪水。可朗诵过后,一名学员的妻子却拉着他的手,严肃地说道: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出去后你再也不复吸了,再也不能骗我们了。

据市戒毒康复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在这里接受过戒毒康复治疗的有上千人之多。治疗期间,绝大多数学员都能戒断毒瘾,可出去后,能够毅然与毒品决裂的人却微乎其微。一些人几乎每年都要来我们这报到,每次都说出去后不复吸,可不久又回来了。戒毒复吸再戒毒,家属们备受折磨,对他们的表决心似乎也麻木了。

他们想回归社会 但一路走得很艰难

成功脱毒半年多的小刘很忌讳被人称为刘某,他说这让他感觉自己还是犯罪嫌疑人。我已经戒除毒瘾了,希望能重归社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这条路似乎很艰难。

第一次吸毒时,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20岁出头的小刘眉目清秀,瘦瘦的胳膊上,一条条青黑色的血管弯弯曲曲,令人触目惊心。他告诉记者,一次在酒吧里,一个朋友点燃一支烟递给了他,他便将烟接过来吸了起来。吸了几口后,小刘觉得头晕想吐,忙把烟丢了。朋友将烟拾起,笑眯眯地说:没事,多抽几口就习惯了!小刘也因此染上了毒瘾,后来,他来到戒毒所强制戒毒。经过两年的治疗,他戒断了身体对毒瘾的依赖,回到了家中。回家后,小刘觉得自己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很幼稚。出来了,总要找个工作糊口,可我接连找了十几个,都被回绝了。小刘告诉记者,他觉得自己似乎被贴上了瘾君子的标签,许多单位、企业都对他敬而远之。还是觉得社会看不起我。犯一次错不代表终生犯错啊!

渐渐地,小刘以前的毒友又找到他,明着暗着怂恿他再来上一口。我真的不想复吸了,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被社会重新接纳,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说着说着,小刘沉默地低下了头。

让戒毒康复人员自食其力

为解决戒毒康复人员复吸率高、巩固戒断率低、融入社会难的问题,浔阳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率先在我省启动了阳光就业工程试点。2011年底,浔阳区政府、浔阳公安分局、九江白美洗涤有限公司三家联合出资300多万元扩建了厂房,购买了先进的机器、设备,为戒毒康复人员创造了良好的工作环境。该大队还专门派出驻厂民警,及时掌握康复人员动态,并每月进行一次尿检。

戒毒5年来,我没有复吸过,还生了孩子。这期间我换了很多次工作,但都做不长,因为我没自信,不敢和他人交往。30岁的小陈有着10年的吸毒史,戒毒成功后,无处不在的歧视和白眼让她备受煎熬。直到成为白美洗涤厂一名员工,她才回归到正常的人生轨迹。现在的小陈每月有1300元保底工资,还有100元全勤奖。去年12月份,因表现较好,她还被提升为班组长,笑容再次出现在她的脸上。

因为有了份稳定的工作,多名戒毒康复人员已经过上了正常的生活。上个月,厂里就有两名康复人员步入了婚姻殿堂,还有一名康复人员生了孩子,成为成功脱毒的范例。但浔阳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刘新波教导员也表示,因为工厂规模有限,能够帮助的康复人员数量也十分有限。真正做好戒毒康复工作,还得依靠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

实现从要我戒到我要戒

刘教导员告诉记者,早在2009年,他们就尝试开展了社区戒毒。如果第一次发现吸毒,通常先进行社区戒毒;如果成效不好,马上转强制隔离戒毒;强戒期满,再回到社区进行康复。但是因为经费和专业人才的严重不足,这项工作并没有坚持下去,可在运作中,我们发现社区戒毒不仅可以将戒毒康复场所与戒毒者家庭、社会结合起来,还可以使戒毒者在结束戒毒康复训练回归家庭和社会后,在正常生活、工作的同时,持续地接受戒毒康复督导和帮助,从而降低复吸率。

刘教导员的话也得到了花果园社区徐书记的认同。吸毒人员戒毒回来,社会歧视往往会将他们推回去。这时,只要有人主动关爱,拉他们一把,让他们远离原来的圈子,就能有效防止复吸的发生。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吸毒人员沾上毒品以后,性格会变得越来越孤僻,有的甚至不愿与家人交流,外人也更难接触他们。我们有时候上门去帮扶,刚说完来意就遭一通大骂,但只要我们多去几次,慢慢感化他们,他们就会很信赖我们,什么心事都跟我们说。而且他们对自己吸毒者的身份十分敏感,很害怕隐私被泄露,我们在工作中还会对他们的吸毒史严格保密,在为他们推荐工作或进行创业培训,办理医保时也是走普通程序,绝对不把他们特殊化对待。

我觉得下一步,禁毒部门应与地方进一步明确各自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共同开展好戒毒康复工作。禁毒,是一项大工程,不是仅仅靠政法机关就可以解决的,它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大力支持。刘教导员最后说道。

昆明中研甲状腺医院

山西黄河医院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