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海清称看护士吸痰改变人生观否认曾给过医生红包金坛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7:44 阅读: 来源:蜗杆厂家

《心术》中的吴秀波、张嘉译和海清(由左至右)

由吴秀波、海清、张嘉译等主演的电视剧《心术》将于5月3日起在东方卫视首播。这部以医患关系为题材的电视剧在筹拍阶段就备受关注,女主角海清在剧中扮演一名80后护士。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海清大谈医患关系中的敏感话题,比如她认为医生之所以收红包,主要是因为“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又担忧将来医患矛盾会进一步恶化,“最终受害的还是普通老百姓”。

1

【谈角色】

“我演大龄未婚护士,以医院为家”

羊城晚报:你在《心术》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海清:我演一个80后护士美小护。她人缘好,但大龄未婚,平时也去相亲什么的。她是那种以医院为家、热爱工作的女孩。她的身份是“特殊巡护”,一般来说医院里很少有这种岗位,为什么要为她设计这样一个岗位呢?就是因为她停不下来。编剧为她设计这个身份,也是希望能让她兼顾到手术室和病房里的工作。

羊城晚报:剧中的你跟吴秀波、张嘉译所扮演的角色之间有没有感情纠葛?

海清:这部剧是一个“群像”,反映脑外科这一群人的工作和生活。他们都是同事,嘉译演“老大”,秀波演“老二”。美小护跟霍思邈(吴秀波饰)是哥们,跟刘晨曦(张嘉译饰)也是哥们,甚至还帮霍思邈去追女孩子……直到最后她才发现她与霍思邈是“相知”的,两人最终萌生爱情。

羊城晚报:《心术》被称为“首部描述医患关系的电视剧”,对此你怎么看?

海清:这个剧主要讲述医生和患者之间的确有矛盾,而他们又是如何站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场上去看待并解决这个矛盾的。护士在里面的篇幅不是特别多,因为护士在医院里本身是相对弱势、不被重视的群体。患者求的是医生而不是护士,但骂呢,一定是骂护士———他不敢骂医生,因为怕医生不给他治。很多中国人就是“柿子拣软的捏”。

2

【谈体验】

“第一天看护士吸痰,人生观都变了”

羊城晚报:你曾为了该剧到医院体验生活,其间有哪些经历?

海清:我们是在上海华山医院实习的。我第一天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护士在给重病人吸痰,旁边有许多瓶子挂着,里面的液体有绿的、黄的、红的。有个护士很平静地告诉我,为什么有的痰吸出来是红色或绿色的,白色或黄色的又代表什么……当时我觉得,护士每天都要做这些,太可怕了。第一天跟完急诊,我的人生观都快改变了,里面有很多都是危重病人,比如遭遇车祸外伤的,要靠呼吸机和吸痰器才能生存。还有,我进手术室的第一台手术是开颅手术,原来我挺害怕的,但进去以后我发现没什么好怕,不过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我必须在短时间内熟悉所有的手术器械,剧里我那些使用器械的镜头,全是我自己做的。

羊城晚报:在原著里美小护只是一个配角,现在却成了女一号,这是因为编剧兼原著小说作者六六特意给你加的戏?

海清:六六的这种改动其实不光是在我这条线,在另外那个护士,也就是“老三”的女朋友身上也加了很多笔墨。六六在原著里将主要笔墨放在了医患关系上,后来在写剧本过程中,她发现护士这一块是不容忽视的,就将护士的比重进行了提升。这个戏很客观地讲到在护士眼里,医生是怎么样的———其实护士也有心理不平衡的地方,比如护士挨打时就会觉得:“你医生都躲起来了,我凭什么被人打?”

羊城晚报:剧中你有一场挨打的戏?

海清:是另外一个护士被打,我知道她被打后就出来跟打人者理论。这场戏给我的印象挺深,因为我们知道有医护人员被患者殴打的情况,而且才拍了几天就又发生了同仁医院医生被打事件……

3

【谈感悟】

“医生收红包,主要因为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

羊城晚报:你对医生收红包的事情有没有什么了解?

海清:我知道直到现在,很多医生依然收红包。我不想撒谎,我自己也碰到过这种情况。

羊城晚报:你给过医生红包?

海清:我没有给过。虽然我父亲生病时我也是找了熟人,但我没给过红包。我是在父亲康复后请人家吃了一次饭以表达感谢。后来我们成了熟人,相处得挺好,我就更不好意思给红包了。但我知道很多人给,也有人收。

羊城晚报:你怎么看医生收红包这种现象?

海清:我觉得那主要是因为医生的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如果在体制内,医院给他的工资和奖金能够满足他的需求,你说谁还会收红包?你看个专科医生,七块五或者十块钱就能挂个号,然后医生就要告诉你脑子里是不是长了个瘤,是否需要动手术……这一系列过程,你觉得他只值七块五吗?当他的付出、他的学识和得到的回报不成正比时,收红包这种事肯定避免不了。

羊城晚报:这部剧令你改变最大的地方是什么?

海清:其实让我真正改变的是生死观。拍这部戏时我父亲病危,胃溃疡、消化道出血,医院发了三次“病危通知”。我白天在上海拍戏,如果晚上收工收得早,我就赶回南京家里陪父亲,因为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就这样来回奔波了20多天,非常辛苦。以前觉得生死是大事,但其实想想,生死是特别平常的事。生的时候我们就要准备好死,死的时候我们不会再留恋生。

羊城晚报:上个月28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实习医生王浩在值班时被患者杀害,这件事你怎么看?

海清:我挺痛心的……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彼此之间的不理解造成了矛盾的激化。我觉得社会有责任,国家有责任,医院有责任,患者有责任……全部都有责任。这种情况恶化下去,其实最大的受害者是老百姓。你要医生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去为病人看病?你让谁还敢从医?如果从事这个职业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受害的一定是我们普通老百姓!

羊城晚报:你觉得《心术》播出后,会对紧张的医患关系有所改变吗?

海清:我觉得它也许能缓解,但不会有根本上的改变。这是一个体制问题。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南京灯光音响

不锈钢立柱厂家

散装饲料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