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八一军旗红隆回行访贺龙鸭田战斗指挥所旧址amp160弘扬革命先烈精神【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35:28 阅读: 来源:蜗杆厂家

鸭田战斗指挥所旧址前合影。

戴攀(左)介绍红军鸭田战斗指挥所旧址。

红网邵阳站8月22日讯(见习记者 戴瑾昕 记者 王龙琪)由湖南省委网信办、省军区政治工作局指导,湖南红网新媒体集团策划的“八一军旗红”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红网大型融媒体报道采访团邵阳小分队,8月5日走进隆回县金石桥镇五罗村鸭田贺龙战斗指挥所旧址(当地人也称五罗贺龙战斗指挥所),追寻革命先烈的足迹,感受长征精神,传承传播红色正能量。

贺龙鸭田指挥所重点文物得保存 红军精神永流传

8月5日,记者在隆回县文物局副局长戴攀的带领下,沿着通村水泥路一路前行,来到隆回县金石桥镇五罗村,他指着对面不远处一座纯木结构的四合院说,“1935年的12月,贺龙就是在这个四合院发出了一道道作战指令,指挥鸭田战斗”。

跨过数层遍布青苔的石阶,一座背山面水的四合院民居呈现面前。屋子已略显破败,如果没有门口“红二军团鸭田战斗指挥所”的标识,谁又能想到,80多年前,正是从这处不起眼的小屋里发出的一道道指令,指挥着红军取得了那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尽管是当地的著名革命旧址,这座院落却没有失去原本的功能,至今仍有几户人家在此生活,它就如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安然坐在这里,将往事深藏,只待后人回味。

走进院子,只见一座青瓦小房静卧在院落尽头,宽阔的院坪两侧分立着两处双层小木楼。戴局长告诉我们,贺龙当年就在右侧小楼上层的小屋中指挥战斗,“由于这房子是纯木结构,时间一久风侵雨浊,严重威胁着建筑本体和周边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去年我们对这建筑的基梁校正‘修旧如旧、恢复原貌'抢救性维修”, 这一濒临倒闭的珍贵的文物建筑将得到妥善保存,今年准备申报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已经着手资料整理阶段。

五罗村党支部书记陈长明说:“这里是贺龙以前指挥战斗过的地方,修复好后,对于红色教育会起到很大宣传作用。”鸭田战斗指挥所和附近的红军墓,有不少人专程前来缅怀凭吊,感受长征精神的正能量。

鸭田战斗指挥所旧址系清代典型民居,坐南朝北,纯木结构,两正两横四合院,盖小青瓦,前有槽门,总占地面积4000多平方米。原为大地主陈习仁兄弟所有,1950年土地改革时,分给了当地贫下中农居住,现旧址全貌保存完整。1982年公布为隆回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1月24日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红军神兵出击 神出鬼没奇袭鸭田

“1935年11月,贺龙率领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进入隆回境内,在鸭田与国民党保安团相遇战斗,消灭保安团一个营,沉重地打击了敌军气焰,为红军挥师前进赢得了时间,从而顺利地经过了隆回,向洞口、绥宁挺进”。在隆回县文物管理局的办公室里,戴攀一边翻阅隆回县志一边向记者简述红军神兵出击 神出鬼没奇袭鸭田的史实。

红二、六军团从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突破敌人的层层封锁到达湘中,在锡矿山地区广泛扩红,将革命火种撒遍湘中大地。

由于红军神速挺进湘中,敌人被迫改“围剿”为“追剿”,纷纷撤离原来部署的防线,像疯狗一样向湘中扑来,企图将红军歼灭于沅水、资水之间。红二、六军团决定收拢部队,退出湘中,向湘黔边转移。

为了摆脱敌人,红军采取了大迂回和声东击西的战术,敌人摸不清红军的意图,疲于奔命,并远离红军预定到达的区域。1935年12月11日,贺龙、任弼时率部从溆浦的低庄、桥江等地出发,兵分两路,连续9天向东南方向急进,造成抢渡资水、重返湘赣根据地之势。敌人果然中计,纷纷撤兵向东尾追,拼命堵截红军东进。

为保证大部队安全转移,贺龙令红二军团红六师担任殿后任务,并派出侦察连,前往新化城西南约44公里的咽喉要地――鸭田(今属隆回县)刺探军情。

此前,为避免红军再次占领新化,敌军第六区保安司令晏国涛、副司令谭友晋,已奉命带保安团赶至鸭田一带,挖战壕,备粮草。

12月16日清晨,大雪纷飞,红军侦察连到达鸭田。此时,盘踞在此的敌军久久未见红军来,已经原形毕露。正、副司令喝酒未归,士兵也纷纷将大门紧锁,喝酒、赌钱,仅留两个士兵在楼上放哨。

红军战士随即悄悄摸进敌营,架起人梯爬上哨塔,迅速解决了两名哨兵,随即打开封锁的炮楼,在外守候的红军战士鱼贯而入。

枪声一响,附近驻扎的保安团立刻被惊动,倾巢而出。红军侦察连沉着应战,迅速抢占有利地形,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杀,追击中,一名红军战士背着几支从敌人手中夺来的步枪,像赶鸭子一般将一个排的敌人追得抱头鼠窜。敌人一路丢盔弃甲,节节败退。

至中午时分,敌增援部队赶到,随即展开疯狂反扑。红军被迫退至鸭田附近的金石桥、朱家坳一线。保安团不知红军去向,也不敢追击,却自以为已经赢得胜利,得意洋洋地在鸭田召开“剿共祝捷大会”。听到这个“喜讯”,当地土豪劣绅杀猪宰牛前来送礼,在一番忘乎所以的狂吞滥饮之后,保安团官兵个个喝得烂醉如泥。

接到情报后,贺龙当机立断,下令红六师全面出击,歼灭这股敌人,确保主力部队的绝对安全。

16日傍晚,红六师兵分三路,长途奔袭直扑鸭田。次日凌晨,敌保安团驻地已被红军战士层层包围,敌军不知大难临头,一个个还在酣然大睡。拂晓,红军突然发动猛烈攻击,霎时间,枪声大作,杀声四起。如梦初醒的敌人吓得惊恐万状,乱作一团,待其回过神来,红军已占领前沿阵地和所有制高点。敌保安团正、副司令慌忙爬出被窝,带着卫兵夺路而逃。

宜将剩勇追穷寇,红军高喊着:“活捉保安司令!消灭保安团”,咬住逃敌一路拼杀。晏国涛残部在逃跑途中,一度架起10余挺机枪向红军扫射,试图将红军攻势打退,却很快被打得落花流水,狼奔豕突,四散而溃。谭友晋在逃窜中丢掉坐骑,化装成看鸭的农夫,钻进河边的灌木丛涉水跑掉。

此役史称“鸭田战斗”,可谓战果辉煌,红军共毙敌150多名,俘敌300余名,缴获无线电发报机1台,机枪3挺,其他枪支数十支,连谭友晋的坐骑白马都成了红军的战利品。

打掉了这只拦路虎,前路终于得以贯通。1935年12月18日,红二、六军团2万余人成功会师,并再次从驻地出发。两个军团决定兵分两路向东南转移,拖着敌人兜圈子,以掩护红军主力转移。红六师的将士们一马当先,顺势南下,一路急行,经过司门前、六都寨、桐木桥、横板桥等地,于19日抵达洞口地区,引诱广西军阀调兵北上,然后又虚晃一枪,突然掉头西进,转向绥宁。

“亲甜”的扶贫 让贫困户甜到了心里

隆回县是全国的贫困县,鸭田镇也是全县的贫困镇,但如今的鸭田镇在当年红军革命精神的鼓舞下,目前正在向扶贫攻坚发起了攻坚,通过产业扶贫走出了一条精准扶贫的路子。

在结对帮扶工作队的帮助下,帮扶工作组和村支两委把群众呼声最高的村组公路硬化摆在了首位。经多方协调和争取,该村先后硬化村组公路1.93千米,新修砂石公路2千余米,进村的主干道还完成“窄改宽”1.45千米。随着公路等基础设施逐步改善,村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提升。村民们争相在村组公路旁建起了20余座漂亮的新洋房。单身的男青年们也相继相中了对象,有的男青年还从外地娶回了“金凤凰”。

寨李村,由原来的寨溪村和李家村合并而来,平均海拔在800米左右。原李家村因自然条件限制、地理位置偏远等原因,全村900余口人中,有64户181名精准扶贫帮扶对象。“李家村自然条件恶劣、山高坡陡、土质沙化、人口居住分散,贫困人口多,30岁以上没娶老婆的就有10多个……发展十分困难。”聊起原李家村的“家底”,村主任罗忠明面露难色。

村主任罗忠明清晰的记得,得知村里来了扶贫帮扶队,村民发自内心的兴奋和期待。在县农商银行扶贫工作队帮扶下,该村成立了亲甜红薯专业种植合作社,带领40多户群众入社,建立了200多亩红心红薯种植基地,初步形成红薯生态种植、产品加工、市场销售一体化产业模式。2016年,村里共加工红薯干2.5余吨,产值10余万元,成品畅销省内和沿海地区,供不应求。

“没有他的鼓励和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在山脚下的地窖里,村民张善贵正在地窖里分拣红薯。张善贵口中的那个“他”,是隆回县政协副主席胡芒权。作为该村的蹲点联系领导,胡芒权和张善贵结成了“亲戚”。张善贵在20多岁的时候就中风,导致身体右边行动不便。“也打过工,看到我残疾,很多老板瞧不起我!”张善贵失落地说。后来,在胡芒权的鼓励和帮助下,张善贵免费参加了养殖技术培训班,开始了尝试喂养母猪发家致富的路子。“去年仔猪行情好的时候,一窝猪崽就卖了1万多元!”张善贵告诉记者,他养了6头母猪,每窝产仔猪10头左右,一年的毛收入有15万元左右,成功实现了脱贫。他正寻思着今年到农商银行贷点款,再增加点母猪养殖数量,把养殖规模扩大,彻底拔去穷根。“真金白银进了贫困户的口袋,贫困户们甜到了心里。我们的脱贫攻坚战即将突围。”采访中,原李家村村主任罗忠民信心满满地说。

现在鸭田人民正以当年红军“奔腾急万马站犹酣”的精神,以饱满的战斗激情和坚韧的革命斗志奋发在脱贫攻坚的致富路上。

六界之门星耀版

新天下无双怀旧版手游

探险家手记破解游戏

三国挂机英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