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4中国经济如何求进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1:44 阅读: 来源:蜗杆厂家

2014中国经济如何求“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确定2014年经济工作总基调和工作重点,虽然结果尚未出来,但各种猜测和判断早已呈现。  其实,从最近一系列高层会议渗透出来的信息来看,2014年中国经济发展的逻辑相对比较清晰,前段时间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明确了2014年依然坚持“稳中求进”,而且改革将贯穿始终,虽然这几年都是“稳中求进”,但每年赋予的内涵都有所不同。  平衡术  201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2012年的“稳中求进”更多地是在强调“稳增长”;2012年确定2013年的“稳中求进”赋予了更多的政治因素,主要追求社会和谐稳定,平稳过渡“交接之年”,经济追求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和持续健康发展;那么2014年的“稳中求进”究竟该怎么“稳”和怎么“进”?  2014年是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决定”的第一年,“调结构”“稳增长”与“促改革”并行,“稳”是“稳中有为”。  对此李克强总理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明确地对外回应将采取“有底限”的转型,“调结构”要与“稳增长”相辅相成,要在经济增长率和就业水平不滑出下限、物价上涨不超出上限的情况下“稳中有为”,而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三者之间的关系李克强总理也详细阐述过:“‘稳增长’可以为‘调结构’创造有效空间和条件,‘调结构’能够为经济发展增添后劲,两者相辅相成;而通过改革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则可为稳增长和调结构注入新的动力。”  这可能就是2014年中国经济的平衡术。至于“稳中求进”中的“进”应该是市场力量前进,刺激经济内生动力,鼓励民间投资和消费增长,加快第三产业快速发展,在结构平衡中实现“稳中求进”。  显然2014年不会再像以往那样一味地保经济增长和强化唯GDP主义。从刚刚发出来的中组部考核地方官员新规可以看出,中央要纠正唯GDP倾向,以后选人用人将不能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论英雄,而要追求经济增长的效率和质量,并要追究蛮干和浪费资源的官员责任,即使离任也要追究责任!未来把地方政府负债作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强化任期内举债情况的考核、审计和责任追究,防止急于求成,以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考核积极化解历史遗留问题的情况,把是否存在“新官不理旧账”“吃子孙饭”等问题作为考核评价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履职尽责的重要内容。  “政绩考核”已经明确地告诉外界,新一届政府将要下大力气化解地方债务风险,要清理旧账,地方经济发展将更趋理性和健康,调整考核指标对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区域经济发展会产生深刻影响,而且非常直接,否则很难改变阳奉阴违的状态,2014年的“进”显然不再是简单地“稳增长”和政府投资驱动。  三中全会明确指出,要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让市场力量决定“进”的步伐和供需结构,减少行政力量推动和政府投资,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政府和市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将会更加清楚。当然,要着重落实三中全会决定中的改革举措,用改革谋发展,让改革释放红利。  2014年最紧迫的任务应该是成立中央改革领导小组,让其负责改革方案的顶层设计,对改革方案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尤其在改革进入深水区之后,既得利益者已是非富即贵,而且利益盘根错杂,要让他们放权让利难度很大,必须要更高层面的推动和施压。  同时要加快金融体制改革,要想让实体经济转型成功,就必须疏通经济血管,让金融渠道顺畅,有效发挥资源配置的功能。另外,要建立与时俱进的金融混业监管框架,防止金融混业发展而金融监管分业滞后。  政策预期  对于2014年的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可能依然会坚持:“转型升级、盘活存量、提高效率”,但对具体政策将会赋予新的含义。  比如“积极的财政政策”在2014年依然执行,只是2014年将围绕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展开,回归公共财政的本质,预算要合理、公允和透明,改变大手大脚乱要钱的局面,税收要合理,哪些该减哪些该增得明确,比如流转税要降、财产税要增,另外对于财政支出的方向和比例应该调整,应该将公共财政用于民生领域和社会保障体系,把钱用在刀刃上,同时要强化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则,发挥税收作为国民财富分配的重要杠杆作用,体现财税的公平、透明和合理使用。  货币政策依然坚持“稳健”,“不松不紧”的状态可能还会维持一段时间,但2014年的“稳健”将更加注重结构优化和资源的有效配置,伴随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和利率市场化改革,信贷资源将会配置给真正需要钱的地方,化解金融压抑产生的利率双轨制矛盾,清理民间借贷乱象,通过金融改革促进金融有效服务实体经济。  但要减少中国经济对货币信贷的过度依赖,将空转在金融机构和循环在实体经济之外的资金引入实体经济,减少货币因素诱发的通胀隐患和畸形的价格炒作。  如果这一届政府继续骑在“投资拉动、财政刺激、高速增长”的战车上,既没有空间,也没有出路,只会加速中国经济问题的恶化。  现在只能忍痛调整结构,扭转低效的投资驱动型经济模式,盘活财政存量,堵上“跑冒滴漏”,用好闲置的财政资金,解决财政预算执行不到位的问题,改变“突击花钱”的财政低效支出,将公共财力集中起来惠民生、搞环保、促销费、建设基础设施、用于公共服务。否则,每年超过10万亿元的财政收入都会被充分地预算、花光,而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却并未落实到位,激活财政存量资金迫在眉睫。  “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让很多人误以为2014年的宏观调控将会放松,其实不太可能,尤其在改革决定落实的关键一年,市场基础制度尚未健全,现在不可能放弃宏观调控,尤其房地产调控依然会坚定不移,只是调控方式会发生变化。  将会从以往限购限贷的需求管理转向供给管理,加大保障房供给、用房产税增加房屋保有环节成本、通过不动产联网登记制度摸底房屋分配和空置情况,让房地产调控政策更加有的放矢,同时地方政府官员的绩效考核改革会让宏观调控政策执行的更加有效,不会再像以往那样阳奉阴违地“空调”。  从这一届政府领导人的决心和主张来看,改革和化解深层次矛盾的决心很大,他们不会再继续玩“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的游戏,对于困扰中国经济的高房价和地方债务问题他们不会再选择躲避,地方政府官员想躲也躲不掉,毕竟这些已经与他们的政绩考核挂起了钩。  由此可见,2014年的中国经济将在改革化解历史遗留问题和在平衡各类矛盾中“稳中求进”!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