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蜗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保企业聚沪谋划困局突围-【新闻】千金藤属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0:56 阅读: 来源:蜗杆厂家

农保企业聚沪谋划困局突围

4月23日早上8点45分,上海青浦区东方绿舟宾馆已经人头攒动。“这次来沪,主要来向三家兄弟公司取经。”这是黑龙江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董事长梁敏见到记者后的第一句话。与他同样抱着学习态度来沪的还有吉林安华农业保险公司总裁张咏、法国安盟保险集团成都分公司总经理于巍东、上海安信农业保险公司董事长李中宁。??

四大农业保险试点公司来此互相请教:另外3家农业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赔付情况、发展方向是否有别于自己。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在交出2005年“终考”答卷的同时,仍不时向与会领导表达寻求进一步财政和税收扶持的渴望。

会议现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吉晓辉、中国保监会财险部副主任郭左践、上海保监局副局长邓雄汉三位政府官员虽未明确下一步财税支持和巨灾风险基金建立的具体时间表,但从一系列的发言中可看出,力挺农保试点之心溢于言表。

安信:增资3亿谋局新农村

这是全国农业保险公司第二次联席会议,年会的主题是“大力发展三农保险、支持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保险”。

会议的发言顺序,按照公司成立时间而排序,身为国内第一家专业性股份制农业保险公司一把手,李中宁首当其冲走到了台上。李中宁说,去年是安信真正的开局之年,这一年让安信备受考验。回想去年夏天两次台风,她至今心有余悸。“台风预警一发出,公司工作人员马上奔赴郊区,做好预防工作;台风刚走,公司理赔人员有的比农户还要早到受灾现场”。

虽然去年大灾让李中宁心力交瘁,但安信起到的分散农业风险作用,还是令她欣慰不已。2005年安信农业险保费收入7888万元,其中财政补贴2000多万元,仅2005年种、养两业险赔款就达8216万元。上海保监局副局长邓雄汉说,“如果没有建立安信农业保险公司,去年台风等自然灾害就可以完全消耗掉上海的农业保险风险基金。”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战略的提出,给安信提供了伸展拳脚的空间。李中宁说,上海提出“强村富民”、“和谐村镇”,诸如农民商业养老险等新的市场空间有待安信挖掘。此前,安信先后开发了70多个险种,其中包括食用菌种植保险、宅基地置换工程综合保险、农村医保卡、农业专业合作社综合保险、蔬菜价格保险等农业保险新险种。

对于安信来说,增资扩股是今年首件大事。考虑到重大灾害后农业保险公司可能会出现偿付能力危机,上海市政府今年专门制定了巨灾保险政策,并以2006年1号文件下发。据悉,针对安信目前资本金实际规模,上海市政府正在牵头组织协调,计划将安信资本金从现在2亿元增加至5亿元。增资后,安信也开始谋划进军长三角农村市场,做足服务新农村的功夫。

安华:首迈异地扩张步伐

“安华是首家进行异地扩张的农险公司。”吉林安华农业保险公司总裁张咏难掩激动之情。吉林安华借鉴了法国安盟保险公司模式,实行股份制经营。目前,安华正在筹备它的第一家分公司山东分公司。

有观点认为,每个地区的农业保险采取何种模式经营,都是根据当地经济和农业发展水平“因地制宜”的,一家适合吉林当地农业发展环境的农业保险公司,未必就能在其他省份立足。据悉,这也是安信在考虑是否迈出上海、迈进苏浙的布局上犹豫至今的主要原因。

张咏说,安华作出开设分支机构的决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安华一直在尝试开展******业务,2004年在吉林发展养猪保险,2005年开展烟叶种植保险,今年我们要重点选择农业大省开展种养两业保险,并在农业发达地区开设分支机构。”

张咏在农保公司销售渠道多元化上也是比较有想法的。他说,“目前,安华的银行代理机构包括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农机站等,保险销售人员已发展至农村干部及乡村教师,代理人队伍还将不断扩大。”

阳光:双重角色如何演绎

黑龙江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董事长梁敏的发言备受关注。阳光公司是在黑龙江垦区10多年农业风险互助基础上组建的相互制农业保险公司,它演绎着“双重角色”:农业保险会员制模式试点和国内相互保险模式试点。这样的“双重任务”,给梁敏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去年,黑龙江的自然灾害并不频繁,阳光公司赔付率也相对较低。这对于“靠天吃饭”的农业保险公司来说,无疑是幸运的。但梁敏并没有沉溺于短暂的喜悦中。

“农业保险的属性决定了农业保险公司从整体上来说是不能盈利的,农险目前已经到了保险公司赔不起,农民买不起的地步。”梁敏发言时一针见血指出,目前农险赔付远远高于农业保险公司经营的“安全线”,“身单力薄”、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偿付能力危机的农险公司此时最需要政府的支持。他所指的支持,无外乎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而他提出的实行农业保险“先征后返”的税收模式,引发会场一阵讨论。

他同时希望政府能尽快出台巨灾基金。“目前,阳光的再保流程是这样的:通过美国怡安保险经纪公司等分保到国际市场上去,但分保的额度依然有限。一旦发生巨大灾害,巨灾基金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

在等待相关政策出台之时,阳光也有意扩大业务的总盘子。4月18日,保监会批准阳光经营区域扩展至黑龙江省行政辖区。梁敏还透露,阳光正在同太平人寿当地分公司洽谈互相兼业代理业务,也就是说,两家公司可分别代理售卖对方的保险产品。这样的合作申请有待黑龙江保监局批准。

安盟:“水土不服”寻良方

于巍东姗姗来迟。刚从法国安盟总部开会回来的他,刚下飞机就直奔会场,恰逢到他发言。他并未多提安盟成都分公司去年业绩情况,发言以向上海安信农业保险公司学习和农业保险未来发展方向等为主。

作为国内惟一一家外资农业保险公司,安盟在国内陷入亏损窘境。对于业界形容其“水土不服”的说法,于巍东并不认同,“任何新生事物都需要成长过程,安盟把2005年看作是认识中国市场的一年。”

对于安盟去年保费仅为156.63万元的事实,于巍东说,“那是因为安盟的业务局限于成都。”他告诉记者,2006年安盟的业务范围将扩至整个四川省。安盟同时在申请公司改制——欲将成都分公司改建为由安盟保险全额出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外商独资产险公司。

业内认为,政府补贴不足和发展模式不适是安盟亏损的主要原因。在当初进入成都时,安盟打算开展相对容易形成规模的种养业保险,前提是希望得到政策性补助。“法国农业险赔付率低,政府补贴较高。但安盟进入中国,是按商业性的专业农险公司运营,不能企盼得到补助。”市场分析认为,四川农业的集约化程度没有法国那么高,开展以种养业为主的农业保险将面临较大风险。

对于安盟较为合适的发展模式,有人建议,“为尽量减少成本投入和规避风险,安盟适合发展的模式是:种养业保险之外的农村家庭财产和农村企业财产保险等。”但就目前农村保险意识程度来看,农村财产保险的购买率不会很高。

除模式困惑之外,摆在安盟面前的另一个问题便是增加资本金。外资产险分公司改建子公司,主要目的是便于设立新的分支机构。按照安盟目前的注册资本金,安盟如要在中国开设新的分支机构,势必会增加资本金。“保险公司业务扩张到一定规模,增资是必然的,但安盟法国总部是否能跟上仍是未知数。”业内人士如此分析,“投资既要回报,外商不会在明知赔钱的当口还继续砸钱。”

学校

汽车制造业

装卸搬运

相关阅读